和谐的内涵

上学的时候,曾经有个同学跟老蔡聊的时候说:你说你不喜欢☭,那是因为你没有进入体制内。
这句话让我深思。
拥护一个集团的,必然有这个集团的既得利益者。

于是老蔡就妄自揣摩一下和谐的内涵:

  1. 维持大多数人在反☭沉舟的水位线之下;
  2. 维持一部分人坚决拥护☭组织(比如现在很大数量的“体制内”人员);
  3. 维持大多数情况下,大多数不和谐的声音消失。

关于第一点,1990年前首都多辆机动车辆造成多人死亡的一件事情,威胁,至少影响了很多知道事情内容的人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;这件事情也间接给拥护☭组织的人一颗定心丸:火器掌握在我们这边,他们最多只能瞎闹腾。

从第一点内涵出发,就可以明白为什么某“宗教”组织在撕破脸后一直在我们平时使用的货币上秀一些让人很讨厌的“保平安”书法——搏命嘛,当然互相直戳要害了。

按着第二点的思维走,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建☭前的说辞和现在的做法不能够统一——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嘛。同样就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做什么事情之前都会花费N * 0.5RMB的巨资舆论造势,为什么容忍普遍存在的腐败现象。

其实,第三点内涵才是触及到老蔡根本权利最深的——既然“主旋律”已经定了,那么就很好划分了:违抗旨意的人就是敌人。让噪声声音消失,那么一个是需要降低噪声,还有一个是增强信号。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国内网站红霞一片,几乎没有牵连到☭本身的负面消息。一个内心恐惧的人,总是会觉得床底下有妖怪,于是觉得任何事情都是一个危险,这是一种病入膏肓。

我一直相信,并不是改革了,开放了,就让人变“坏”了,而只是开放让人知道得太多了,从毛开始的一些行事习惯被充分暴露了,所以才会让☭不那么遭人待见了。

其实老蔡一直疑惑一个问题:为什么当初要强迫我们学英语——不学英语,做一只快乐的鸵鸟,每天开开心心地看看新闻联播,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啊。难道真的应证了某个说法:当初让为我们学英语是为了让我们通过它来了解世界,而现在我们却用它来了解中国。

不管怎样,我也引用一句Charles Laughton的话“They can’t censor the gleam in my eyes.”,潘石屹翻译为:“他们不能审查雪亮的眼睛。”

引用的几个网站链接,如果在大陆地区打不开,那可能是需要特殊途径才能阅读得到内容,原因参考第三条内涵。